油田的福利房,离婚也要保住

2019-10-29 14:17:09
9.10.D
0人评论

“我要是跟你爸离婚了,你跟着谁啊?”

正在门口换鞋的我,突然被老妈这句话问懵了——对于已经年逾而立、且有单独户口本多年的我来说,这题显然超纲了。

“别听你妈的,快洗手吃饭。”老爸从厨房端着菜走出来。

我小心翼翼地坐在餐桌旁,一时间心里百转千回。

看着惴惴不安的我,老爸一边倒酒一边笑道:“好久没看到你这个熊样儿了,怎么了?你不是从小就鼓励你妈甩了我吗?”

我摩挲着酒杯,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饭菜的热气在我们之间缓缓上升,朦胧间我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二老的恶趣味,反问道:“就你俩这年纪,应该问离婚了我要谁吧?”

老妈呵呵一笑:“文州,我跟你爸可能真的得离婚了,不过是‘假离婚’。”

听到他俩竟然真的要离婚,我整个人都呆住了:“你俩闹啥呢?”

“唉,还不都是房子闹的!”老爸端起酒盅,一口干了。

1

2018年,油田改革进入到了一个新高潮,学校、社区准备全部移交给北城市,油田内部的“福利房”也不例外。

在此之前,油田职工住的房子都是由油田自己建造、自己管理。油田职工可以按照工龄、职称等因素“综合评分”,根据分数高低进行“分房”。由于这些房子售价极为低廉,所以一直被称为油田“福利房”。“福利房”虽然住着便宜,但却不允许职工自行买卖。一户人家如果想从小的“福利房”搬到大的“福利房”里,小的那套就必须交还单位,再由单位重新分配。

我家现在住的这套房子,就是老爸在2002年分到的。我家住进来两年后,油田“福利房”政策被废止,不再“分房”,所有房子的使用权均归职工个人,但是由于这些房子没有任何相关产权证明,所以只能在油田职工内部进行交易。

2013年,为了把老家的爷爷奶奶接来,老爸又买了一套使用面积50平的老房子。此时,由于已近10年没有分房子,当年的“福利房”价格一路高歌猛进——在楼市均价不过5000元的北城市,“福利房”虽然房龄较长,但由于地段较好,部分房子早就突破了万元每平,过户那天,老爸看着售房合同不住感慨:“就这房子,分的时候也就几千块,现在竟然要50多万。”

到了2018年,油田内部开始流传说以前的“福利房”要全部移交给北城市,再由北城市统一办理房产证,以后这些房子就可以跟商品房一样自由买卖了。但是,老爸老妈不知道从哪得来了一条小道消息,说不管户主的房子是以何种渠道购得的,北城市要求一户人家名下只能有一套油田的“福利房”。

“所以啊,要想把咱家这两套房子都留住,我跟你妈可能就只有离婚这条路喽……”老爸端起酒盅又闷了一杯。

“这是什么政策?爷爷奶奶那套购房手续一应俱全,几十万的房子他总不能直接就收回去吧?”听到老爸的解释,我有些懵了。

“没办法啊,听说已经有单位要求人去签字放弃了。”老妈一边给老爸添酒,一边说,“不过这么大年纪为了房子去离婚还是挺丢人的,你出去可千万不要乱说啊。”

看着头发花白的二老,我突然很茫然,年轻时的一对怨偶,虽然经常吵闹,但还是相互扶持了这么多年,到老了竟然要为一套房子离婚:“你俩先别想着离婚,明天我去你们单位问问,看看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第二天一早,我顾不得吃饭,就直奔父母单位的房产科,没想到科里的大姐听后比我还生气:“你们这些人都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啊?我都没听说,我们没有接到任何有关‘房改’的通知!昨天已经来了好几拨老头老太太了,怎么解释都不好使。”

听到大姐的答复,我放心了。这年头,只要“房改”政策不真的落实下来,啥样的谣言都能出来。

为了熄灭爸妈“假离婚”的念头,我马不停蹄地奔回了家。没想到老爸听到房产科的反馈后,大手一挥,直接打断了我:“越是不能说的政策就越是真的,你看房产科反应那么大,肯定他们也接到信儿了,怕引起混乱,才对外都说不知道。”

“你们这都从哪得到的消息啊,怎么跟搞传销的一样,上来就不相信单位。”听老爸的语气这么笃定,我有点吃惊。

在我的一再逼问之下,老爸这才坦言,是听邻居老赵说的。

听到是赵大爷家的消息,我心里一阵打鼓——他家的大儿子就在油田相关单位上班,消息灵通,而他家的二儿子小赵,确实也是之前房产政策的受益者。

2

小赵结婚的时候,正好我本家的一个大哥也要结婚,赵大爷就跟我老爸一起给孩子参谋着买房子,最后两家都相中了一套油田一中学区内的“福利房”。为此,赵大爷还专门上我家找过老爸,说:“大家这么多年的老邻居了,又不是给文州买房子,没必要来抢房子。”

碍着情面,老爸答应下来不再插手大哥买房的事。可就在这个时候,赵大爷一家突然又不要那套学区房了,不仅如此,他家还迅速买下一套学区之外的“福利房”。虽然那套房子价格比学区房便宜一半,面积也稍大点,但考虑到日后孩子入托上学的问题,确实不能说是一套好房子。我老爸百思不得其解,但由于不是自家的事,也不好继续打听下去,这个谜团直到我结婚后才解开。

原来,小赵媳妇的工作单位在油田顶级学区内,根据油田政策,“无房户”(没有购买过油田房子的人家)家庭的子女,可以在父母工作单位所在地报名上学。为此,小赵在他大哥的指点下,在学区外低价买了房子,并把房子写在了赵大爷名下。

“学区房那么贵,还都是‘老破小’,谁买谁上当!”一次,赵大爷在我家喝醉酒后吐了真言,“让小赵利用‘无房户’的政策给孩子上学,里外就省下了这个数!”兴高采烈的赵大爷一个巴掌摁在了老爸大腿上。

这一巴掌给我老爸带来的震撼太大了:“有这样的政策也不给咱家说说,50万啊,能再买一套房了,老赵家这便宜捡大了。”

因此,这次一听到是赵大爷传来的“内部消息”,老爸老妈第一反应就是相信。

“那赵大爷家怎么办?他名下也有两套房子啊,他自己一套,小赵一套。总不会他们老两口也离婚吧?”我半开玩笑地问道。

“那还能怎么样?就他们家现在这情况,要是不想放弃房子,就只能过户一套到小赵自己名下,可这样一来,小赵的孩子就不能按照‘无房户’上学了。”老爸端着手把壶在家里晃悠着,“昨天老赵就在家里找户口本、结婚证,准备‘假离婚’了。说等到时候政策‘一刀切’,想离婚就来不及了。”

听到老爸这么说,我总觉得哪里有问题,可一时又想不出来。等我开车上班走到半路,才突然反应了过来:油田住房有20多万套,就算只有1%的家庭有两套房子,那也涉及到几千套房产,北城市要这些房子干什么?在这个人口外流巨大的城市,最不缺的就是房子了。

想到这里,我赶紧调转车头,准备回家继续劝说爸妈放弃“假离婚”的念头。

没想到,一进家门,就看到赵大爷正跟我老爸喝茶,他见了我,打趣着说:“文州来了啊,以后可别说赵大爷知道政策不告诉你家了,这次我可谁也没说,第一个就告诉你们家了!”

听到我的疑虑后,赵大爷哈哈一笑:“说你是小毛孩儿没见识吧。人北城市要你房子干啥?北城说一套房免费办理房产证,那第二套房呢?要不就放弃产权,你可以一直住着,但是不能买卖,年限一到直接收回。要不就得自个儿掏钱买产权,可是交多少钱呢,就得人家北城说的算了。”

“就油田这些破房子,能让咱们交多少钱?”我连忙问。

看着赵大爷一脸不可说的表情,我内心也开始动摇了——如果说北城市要回收这些房子,我是不会相信的。这些散落在各个小区里的房子既不能统一拆迁卖地,也不好再次出售;但要是说让我们自己花钱买产权,这我是相信的,毕竟这些“福利房”没有任何产权证明。

看着我阴晴不定的表情,赵大爷一口干了杯里的茶水:“也不怕你们小辈笑话,我已经跟你大娘离婚了。”

老爸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,咳嗽了半天才缓过劲儿来:“这就离了?”

“离了!反正是假的,这一张离婚证值一套学区房,我为啥不离?”赵大爷斩钉截铁。

送走赵大爷,我就看到老妈眼圈有点泛红。我知道,她内心是抵触“假离婚”的。老爸也看到了,走过去抓住老妈的手:“咱不离了!开始还以为北城直接收回房子,原来只是让咱们自己买产权,咱家不差这几万块,到时候咱们买下就是了,不离婚了!”

听到老爸这么说,老妈脸上才露出了笑容:“可是几万块钱呢,你跟文州一年也挣不了几个钱,要不然……”

没等老妈说完,我就赶紧打断了她:“停停停,钱再多,也没有一家人整整齐齐重要。离婚这事你们不要再提了,我是不会同意的!”

3

2018年底,我身边好多中高层领导开始出售自家的“福利房”,而且价格极其亲民。在这种情况下,关于“房改”的各类传言扶摇直上,再加上赵大爷一直在旁撺掇,好不容易被我安抚好的老爸老妈,又动了“假离婚”的念头。

转眼到了2019年年初,为了缓解职工日益焦躁的神经,油田和北城市终于逐步公布了这次“房改”的相关政策。确如赵大爷所说,北城只给办理一套“福利房”的房产证,至于房主持有的多套“福利房”,没说让人直接放弃产权,却也没给出具体政策,而油田方面的答复也一直都是“正在积极和北城市对接”。

虽然没有明确的消息,但我家的问题终于有了出路——2004年之后,油田虽然不再分房子,但是搞起了“抓房子”,也就是说,符合条件的人都可以报名,凭各自手气抓阄,抓到了就可以参加购房。“抓房”的房价没有“福利房”那么便宜,但比市场价低了不少。2014年我结婚时,双方父母凑钱买下一套别人抓中的房子,挂在我的名下。

“你那套房子是抓到的房子,属于‘限价商品房’,不算‘福利房’,不在本次‘二套房’的政策内。”听到房产科的人这么解释时,我顿时如释重负——只要老爸把房子过户到我名下,我家的困局就迎刃而解了。

听到这个消息,老爸顿时长舒一口气:“我就说我天相星临夫妻宫,断没有离婚的命啊。”

为了尽快解决问题,我们家决定抓紧过户,以防夜长梦多。

虽说只是过户,但还是要像正常买卖一样,走完全套购房程序。我们匆匆拟好购房合同,办理好准入证等相关手续,直奔小区物业站开购房证明。物业站的大姐是我家的熟人,一看到我们来,就拉着老妈的手吐槽:“说是从今年6月开始,油田房子就要全部冻结,不能再过户了。这些天全是来过户的,忙都忙死了。对了,你们去房产所的时候一定要早,现在人太多了,去晚了就排不上了。”

得到大姐的指点,我们第二天一早不到7点就直奔社区房产所,等到了那里,才真正明白大姐所谓的“人多”是有多么多——排队的人从办公室门口一直延伸到大院门口,歪歪曲曲的队伍足有五六十米长。我和老爸排在队尾,跟排在我们前面的一个大哥聊了起来。

“别提了,你们也是来过户的吧。一听说要冻结房子,这不,着急过户的人都扎堆了!”大哥一边指着前面一边说,“我听说前面那几个昨天就没走,这都排了一通宵了。”

8点,房产所开门了,大家蜂拥而入,迅速占领了3个打开的窗口,队伍一片混乱,叫骂声不绝于耳。经过一顿混战,队伍从原来的1条长龙变成了3条。我刚在一条队里站稳,老爸也抢进了另一条队伍,“看看哪个快,咱们争取今天办完”。

为了规避一家只能办理一套“福利房”房产证的政策,很多人家都选择找亲戚朋友里的无房户帮忙,把房子过户到他们名下,等到房产证办理出来后,再过户回来。

“虽然要多花点过户费,但总比不明不白强啊!”排在我后面的大姐解释道,“从去年开始我这心就一直吊着,政策一天不出,这就一天不安心。”

“可不是咋滴,到现在也不说第二套房到底怎么弄。我这给孩子买的房,他不是油田职工,也不能过户给他,现在只好先过户给我弟了。”旁边的大哥也来凑热闹,“不过得找关系过硬的人帮忙,要不然房子要不回来了可就真得哭了。”

等了一上午,我这条队伍只办理了9个人的业务。有户人家临时变卦,非要1万块钱才同意帮忙把房子过户到自己名下,两家推搡了很久,最终被保安赶了出去。

“这样也挺好,省得过户成功后那家人反悔了,那这房子可就再也要不回来了。”老爸在一旁感慨。

中午到了饭点,我跟老爸也不敢从队伍里出来,只好打电话请朋友胖子来送饭,可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他人影。直到下午两点房产所上班,才看到胖子提着2份凉透了的饺子匆匆跑来:“别提了文州,给你送这趟饭我亏大了。”

一问,胖子刚在房产所门口停下车,一个老太太就一头撞在了他的车上。

4

那个老太太是位退休多年的老职工,因为房产分配问题跟儿子儿媳起了争执,情急之下大叫了一声“你们这是要逼死我啊!”就奔向胖子的车撞了上去。

老太太的两个儿子和胖子当场吓挺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老太太的大儿媳冲上来一把抓住胖子的衣服,硬说他撞了老太太。

“青天白日又有监控,我的车停在停车场没有动,老太太自己撞上来的,她想赖谁?”胖子气呼呼地说。

好在老太太只是想演演戏,并没有真的结结实实地撞上去。看到老太太自己坐了起来,刚才还在发呆的两兄弟接着又动手打了起来,叫嚷着是对方害了妈妈。

“这得是多大的事儿啊,兄弟俩能闹成这样?”旁边排队的大叔忍不住出声问。

“还能什么事?全是钱闹的!”胖子道。

原来,老太太名下有2套油田的“福利房”,一套自住,一套出租。出租的这套在北城顶级学区内,虽然房子面积小,但是市场价极高,每平已超过2万。老太太的大儿子在北城上班,没有买过油田的“福利房”,结婚的时候由老太太出首付买了一套商品房;小儿子在油田上班,结婚的时候也是由老太太出首付,购买了一套“福利房”作为婚房。

现在受政策所限,老太太想把名下的学区房先过户给大儿子,等后年小儿子的孩子要上初中了,再把这套学区房过户给小儿子。

面对老太太的这个想法,老二媳妇要求老大家立下保证书,保证到时房子会过户给自己。而老大家则提出,到时候这套房子不能白过给老二家,老二要按照市价的一半花钱买走——“这就算分家产了,等这个房子在老二名下了,将来还能有我们啥事儿?”

老二家却说自家拿不出这么多钱,并说老太太住的那套房子以后可以全部留给老大。但这个建议老大并不接受:“这套学区房值100多万,老太太那套房子50万都没人要,你们想得美!”

就为这事,两个儿子已经打了好几个礼拜了。最后经过调节,决定让老二补偿老大20万元,这套学区房归老二,老太太那套归老大。

结果到了过户这天,老二只带了一张欠条过来,说等房子过户给自己的那天,钱再兑现。看着这张欠条,老大媳妇当场发飙,坐在地上嚎啕大哭,“我们为啥要钱你们又不是不知道,我们家等着这钱还账呢!100万的房子只要20万就让你们买走了,你们还要怎样啊!”

但是老二家依旧坚持只给欠条。两兄弟僵持不下,在房产所门口大打出手,直接逼得老太太一头撞向了胖子的车。

“他们都有理,就我最倒霉,你说有我啥事?还被巴拉一脸血。”胖子坐在地上,无奈地抽着烟。看着胖子脖子上被抓出来的血道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在排了两天一宿的队之后,我们家终于成功过户了房子,看着刚签好的购房合同,我心里默默地念道:可算是结束了。

可没想到,此时我身边的“房产大戏”才刚刚拉起帷幕。

5

“文州,救救嫂子吧!”周一刚开完例会回到办公室,我就看到老妈家的邻居萍嫂子坐在我的位置上抹眼泪。“你名下没有‘福利房’,我把我家房子过户给你,到时候你再还给我——只有你能救嫂子了啊。”

我一听是房子的事,顿时头大。我让萍嫂子慢慢说是怎么一回事,原来,问题出在了萍嫂子的老公威哥身上。

威哥是个极不着调儿的主,年轻时就爱拈花惹草,即便结了婚,家里也经常有小三小四上门示威。前年,威哥勾搭上了他们单位一个年轻女孩,以上门辅导孩子功课为名多次邀请女孩到家里来玩,蒙在鼓里的萍嫂子不仅热情款待,还给女孩介绍了一个各方面都很不错的男孩。可是没过多久,男孩就委婉地向萍嫂子表示,还是多关注下威哥和那女孩之间的关系吧。于是萍嫂子在一个假装值班的夜里突袭回家中,成功抓到了正在偷情的威哥和女孩——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,此时威哥和萍嫂子的孩子就在隔壁屋里睡觉。

为了这个女孩,威哥铁了心地要离婚,可萍嫂子坚决不同意:“离婚就便宜那个狐狸精了,这么小年纪就学会勾搭别人老公!想离婚,先从老娘的尸首上跨过去!”

我们私下都劝萍嫂子还是离婚算了,何必守着这么个男人自苦,不如趁着威哥离婚心切,把房子票子都抓在自己手里,然后赶紧把他扫地出门,万事大吉。可是萍嫂子坚持要争口气,要“折磨死那对狗男女”。

不承想,计划赶不上变化,这回不仅没有折磨死别人,反而给自己戴上了“镣铐”。

萍嫂子家也有2套“福利房”,一套是结婚时双方父母凑钱买的,一套是前年为了孩子上学刚买的学区房。学区房肯定得留着,自住房放弃了又舍不得,学别人“假离婚”保房子,她家这情况肯定是要“假戏真做”的。

“当初真该听你们的跟他离婚。卖掉这套房子,我带着孩子在学区房里住着就什么事也没有了。现在好了,老威那个挨千刀的,不仅可以离婚了,还可以分走一套房子!我好不心甘啊……”萍嫂子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。

在听说“房改”政策之后,威哥曾耀武扬威地上门来找萍嫂子谈判,开出的条件是离婚以后家里的存款全归萍嫂子,房子一人一套,再额外补偿她20万块钱。虽然威哥这个时候来谈判不免有些落井下石,但以现在的情况,却是对萍嫂子最为有利的选择。如果萍嫂子自主购买下这套房子的产权之后再出售,净挣的很可能还达不到20万。

看着眼前被生活打击得已毫无生气的萍嫂子,我知道再多的劝解都无济于事,说什么“及时止损”她也不可能听进去。等她发泄完了,我如实告诉了她我家的情况,在听到上周我们家就已经把爷爷奶奶的那套房子过户到我名下之后,萍嫂子像是被放了气的气球,瘫在椅子里半天没有动静。

“嫂子,现在政策还没出来,你不能自乱阵脚,让威哥占了便宜。北城只说是给一套房子办理房产证,没说另外一套不给办啊,你再等等政策,说不定就是交几万块钱的事,到时候你再决定是买产权还是离婚。”

送走萍嫂子,我回到办公室长叹了一口气。虽然威哥和萍嫂子的家事让人唏嘘不已,但是现在这种政策真是让人无奈:我们这些并没有享受“购房福利”、拿着真金白银买房子的人,想办个房产证怎么就那么费劲儿呢?

6

中午吃饭的时候,同事老姚凑过来打趣我:“哪里惹人了,这都跑到办公室里来闹了。”

“还不都是为了房子的事。最近真是一个头两个大,天天有人要给我送房子,这要是真的,我就发大财了。”对于最近的这些事,我也挺无奈。

“快别提了,大哥我在老八矿的那套房子就放弃了!”没想到,老姚比我更无奈。

老姚当年结婚的时候家里没钱,花10多万在矿区买了套不到60平的二手“福利房”,后来随着孩子逐渐长大,又买了一套学区房。“当年买房的时候,学区房有油田的,也有地方的,就为了省5万块钱,买了油田的二手‘福利房’,这下好了,老八矿的房子就不能要了。”老姚气哼哼地说,“还好老八矿的房子现在也不值钱。他要是让我交超过3万块去买产权,房子我就不要了。”

看着还在计算自己可能要亏多少钱的老姚,我突然想起上周去办房产登记时发生的一件怪事:

上周房子过完户,我去单位房产科办理房产登记时,科里的大姐拿出一套代理委托书让我签字,我粗粗扫了一眼,发现是一套《房产移交工作全权代理委托书》。

“是不是签了这个我就是甩手掌柜了,以后房产移交有啥事你们都不用通知我了?”我半开玩笑地说道。

没想到大姐又气呼呼地甩出了一份《二手房交易成交确认书》来,“你以为我想代理你们这些破事儿啊,从去年开始就没消停过,天天都是麻烦事儿!”

我拿起大姐给我的这份“确认书”一看,上面的标价只有6万多:“——不对啊大姐,我这房子几十万买的,怎么这合同里就只有6万?”

“这是补的资料,不是你家买房的那个购房合同,这个金额也不是咱们说了算,是人家评估出来的。所有的人都得补,你快签字!”大姐不耐烦地说。

一头雾水的我看着旁边那一大沓已经签好字的“确认书”,稀里糊涂地就签了字。

我把这事跟老姚说了一下,老姚告诉我,这个6万多很可能是房子的标准价或是成本价,具体是什么还得等单位通知。

“标准价和成本价又是啥啊?”对政策毫无研究的我一脸茫然。

“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看通知啊!”老姚恨铁不成钢地说,“前天油田发了一个‘答不动产登记46问’,里面说职工购买公有住房的价格,分为成本价和标准价,要是以标准价格购买的油田房子,只有80%的产权,需补齐剩下的20%以后,住房的全部产权才归个人所有。”

“放屁!我房子花几十万买的,怎么到他那就不认了?还标准价!哪的标准?谁的标准!”一直坐在旁边的同事小美突然跳起来叫道。

第一次听到小美爆粗口,整个办公室的人都愣住了,小美气呼呼地看了我一眼说:“我也去登记了,你家还有6万,我家那房子只有8000!老娘才不签呢!让你签你就签,真不知道你家是不是钱多烧手!”小美的怒气无处发泄,像个小机关枪一样对我扫射。

看着我的窘态,老姚出来打圆场:“文州也没多想,房产科说那是评估值,也不一定就是标准价呢,说不定是成本价,这样就不用补那20%了。”

“是什么都不合理!我们购房手续齐全,也都备案了,真金白银花了几十万,没有享受任何购房福利,怎么就值8000块了呢?”说着说着小美就呜呜哭了起来,“怎么就没地儿说理了呢,我要去上访!”

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小美,我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,老姚递过来一个眼神,我赶紧逃也似的跟着老姚出去抽烟了。

“也怪我,忘了告诉你,我们都没有去签字,一听说你去了,小美就急了。”老姚一边点烟一边说,“20多万套房子,现在只登记了两万套,还说年底要办完,哪里那么容易啊。我们都在等政策,再决定是放弃还是花钱买产权,再不济,还有离婚这条路可走不是?”

我站在窗口,看着天上盘旋的鸽子倍感无奈:“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相信单位,相信北城市,毕竟现在对北城市来说,最重要的不是房子也不是地,油田这几十万人,是北城市的根本啊。”

后记

前几天,我突然接到老妈的电话,说让我们几个陪她去医院探望萍嫂子。我这才知道,萍嫂子不仅和威哥离了婚,还被气病了。

我拉上胖子去了医院,没想到,在看完萍嫂子出来的时候,看见那天撞胖子车老太太就在另外一个病房里,正趾高气昂地给病友们传授经验:“经过这一遭,我可算是看明白了,不能啥都及着(方言,想着)那帮小兔崽子!现在房子、票子都握在自己手里,谁对我好我就给谁!”

胖子进病房简单问候了一下老太太,老太太拉着胖子的手道了半天的歉:“真难为你了孩子,你那车没啥事吧?我家那些不成器的东西又找你事儿了吗?他们要是敢找你,你就给我打电话,我去锤死他们!”

问及她的房子最后怎么处理了,老太太表示,最后两个儿子谁也没捞着——他们的表现太让老人寒心了,“房子就在这,谁想要谁买。我还没死呢,就想着分家!”

直到现在,依然没有任何有关“房改”的新消息,油田房产的登记工作也本着“由易到难”的原则缓慢地进行着。无数跟我一样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的房主草草签了单位要求的各种手续材料,虽然价格极低,却也毫无办法;而一大批和小美一样的职工,坚持“不签字、不同意”,并等待着油田和北城市的新政策。

在这个漫长的等待中,仍不时有各种各样的谣言冒出来,但已被房子搞得身心俱疲的大家已经没了曾经的脾气。随着油田房产的冻结,大家的生活又逐渐回到了正轨上,“房改”也不再是大家每天都热议的话题。

不变的是,我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打开公共事业中心的网站,看看有没有新的通知。毕竟我们都不知道,自己手里的这些房子,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属于我们。

本文系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,并享有独家版权。
投稿给“人间-非虚构”写作平台,可致信:thelivings@vip.163.com,稿件一经刊用,将根据文章质量,提供千字500元-1000元的稿酬。
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、事件经过、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)的真实性,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。
其它合作、建议、故事线索,欢迎于微信后台(或邮件)联系我们。
题图:VCG

大丰收支付宝充值 申博现金网网址登入 加博国际网址大全 申博游戏苹果手机怎么登入 北京赛车pk10官网
赢波娱乐网址大全 88赌城娱乐手机客户端下载 腾龙娱乐亚洲66788 新宝6开户平台 t6娱乐开户网站
悦凯娱乐官网注册最高占成 红桃k棋牌4大优惠 mg线上娱乐城在线 大丘国际娱乐 新世纪娱乐会员官网最高占成
菲律宾申博管理网登入 大运彩票手机版 申博百家乐登入 蓝博娱乐客服电话 马可波罗ag官方网站